葛兆光:域外中国学资源的中断与接续——谈马伯乐论著中译本

  • 时间:
  • 浏览:0

  被捕后的马伯乐被关押在巴黎付进 的一所监狱,二天后,在德国人转移货物的最后一公里火车上,他和七十多个难友一道被押送到德国,二天后被送到布汉瓦尔德的集中营。

  据说,有有一一还还有一个多 人原先在马伯乐的最后时刻见到他,在集中营里的地下,消瘦憔悴的学者尽管可能意识到另一方的命运,但还是兴致勃勃和你们都谈起远东的经历。三月中旬的一天(一说15日,一说17日),这位对东方语言、历史和宗教还要着出色研究的学者无声无息地失去了人世,这时,离美军解放布汉瓦尔德,仅仅差有一一还还有一个多 月。

  这是有一一还还有一个多 学术史上的悲剧,也是有一一还还有一个多 中国学领域中难以估计的损失。

  一

  1944年7月,法国最著名的学者之一马伯乐(Henri Maspero,1883-1945)还在沦陷中的巴黎艰难地从事他的中国学研究,他十九岁的儿子却为反抗德国法西斯参加了地下抵抗组织,27日,在完成一次极其危险的任务时,被盖世太保追踪,他觉得 机灵地逃脱,因此,盖世太保却发现了他的姓名和住址。第二天,当法兰西学士院与美文学院将要举行周会时,学者们发现,院长马伯乐却没有 来,可能在你你这个天早上,马伯乐和夫人一道被德国人逮捕。

  文雅的学术在粗暴的权力身前,没有 任何抵御的力量。被捕后的马伯乐被关押在巴黎付进 的一所监狱,二天后,在德国人转移货物的最后一公里火车上,他和七十多个难友一道被押送到德国,二天后被送到布汉瓦尔德的集中营,你们都穿着从死囚身上剥下来的衣服,饥寒交迫,在冬日的严寒里被迫进行各种劳动。1945年初,也却说我被捕七个月事先 ,他终于病倒了,拿惯了笔的手可能握不住十字镐,在书斋里深思熟虑的大脑经不住纳粹的摧残。据说,有有一一还还有一个多 人原先在马伯乐的最后时刻见到他,在集中营里的地下,消瘦憔悴的学者尽管可能意识到另一方的命运,但还是兴致勃勃和你们都谈起远东的经历。三月中旬的一天(一说15日,一说17日),这位对东方语言、历史和宗教还要着出色研究的学者无声无息地失去了人世,这时,离美军解放布汉瓦尔德,仅仅差有一一还还有一个多 月。

  这是有一一还还有一个多 学术史上的悲剧,也是有一一还还有一个多 中国学领域中难以估计的损失。马伯乐没有 坐在书桌旁,却倒在法西斯集中营里,这使得法国的东方语言、宗教和历史的研究,少了有一一还还有一个多 卓越的领袖人物。在法国的中国学家中,马伯乐堪称是有一一还还有一个多 里程碑式的人物,据戴密微给他写的传记说,他出身在有一一还还有一个多 学术世家,他的父亲是埃及学家,他的哥哥是越南历史研究者,他原先在河内的远东学院研究多年,其间到过中国考察,因此他向著名的中国学家沙畹学习,他的研究领域很宽,仅仅在这部译文集中,你就可不想能看完,他的研究不仅涉及中国古代的思想和宗教,也涉及中国古代的地理和历史,因此还涉及了东南亚的历史、风俗和语言。

  二

  我没有 能力全面评价马伯乐的研究,这里主却说我从我稍稍熟悉的道教研究领域说或多或少感想。我最早接触马伯乐的著作,却说我可能研究道教史。他关于道教的历史、道教的神祗、道教的技术措施的研究,可不想能说,开创了道教研究的新局面,而他去世后由他的学生戴密微(Paul Demieville,1894-1979)于1971年下发出版马伯乐的长篇巨著《道教和心国宗教》,更是影响了一代道教学者。

  在早期有关道教研究的领域中,可能简略笼统地说,没有 ,日本学者的长居于文献,中国学者的长居于历史,而法国学者的长处是对佛教和道教的宗教性和历史性的综合把握。法国人对于道教的现代学术研究兴趣,你说可不想能追溯到1911年魏格尔编制的《道藏书目》,和1919年沙畹关于泰山投龙简的论著,尤其是后者,这部以“投龙简”为中心的研究论著,关注到了道教人物、经典和思想之外的仪式、措施和政治背景,显示了综合传教士传统、欧洲历史学措施和现代人人学意识的法国道教研究的形状。不过,真正使法国学界对中国道教的研究形成新典范的人物,却是马伯乐。当二十世纪头二三十年,日本的妻木直良、小柳司气太、常盘大定,中国的傅勤家、许地山、胡适、陈寅恪、陈垣开使英文以现代学术措施研究道教史的同去,他却以法国中国学的严谨措施和法国学术界的特有思路,对道教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研究。

  马伯乐从西周和东周的宗教信仰差异开使英文进入他的论述。首先,他指出西周的事先 宗教信仰比如对皇天后土、先公先王和先祖,大体上是一致的,因此东周事先 ,一来诸侯强大,形成地方性的和类别性的信仰和仪式,二来百家蜂起,各自 将信仰如鬼神等等理性化,反而对神秘力量的崇拜成为边缘和下层,大行于民间,并成为之后 道教形成的资源。其次,他介绍了中国民间信仰的各种神鬼谱系,最高神如玉皇,自然神如雷、电、水、火,管理地方之神如五岳、城隍、土地、灶君,职业神如孔子、关帝、天后,另一方休咎之神如北斗、观音、财神、瘟神,死后世界诸神如阎王、地藏等等。他觉得 ,中国神鬼世界的特点是与人间世界相仿佛,是帝王政治的影像和模拟。接下来,他讨论了古代中国和近代印度支那半岛上的泰族的社会和宗教,你你这个要素显示了他对印度支那历史和文化的熟悉,也暗示了他对古代中国研究的有一一还还有一个多 取向,一是要扩大中国研究的背景,可能却说我中国的东西都和付进 有关,二是要用另一空间现在还居于的田野资料,映证此一空间可能消失的历史,三是对于道教史有宏观的把握。而下面几章,就集中讨论了道教史,道教的起源、道教的历史、修炼、仪式。最后的“西历初多少世纪的中国道教”一章,是在马伯乐遗留下来的几滴 讲演稿、笔记和卡片中,由戴密微下发出来的,它不仅涉及了道教的神、道教的组织、道教的仪式,和佛教与道教的关系等等,因此,之后 道教研究领域的却说我有价值的问题,在他这里都可能开使英文讨论了。

  三

  马伯乐的成就当然不止是道教的研究,当年高名凯教授在他去世事先 介绍他的短文中原先说他,“学问渊博,于中国古史、语言、宗教、天文、哲学、术数无不精通,所著《中国上古史》(La Chine Antique)曾获儒莲奖金,《唐代长安方言考》(Le Dialecte Tch’ang-ngan sous les T’ang)实出高本汉《中国音韵学研究》之右”,这里提到的《唐代长安方言考》,可能由中华书局翻译出版,这很体现了欧洲学界当时综合语言学和历史学的路数,也因此你们都了解,何以中国当时最好的研究所叫做“历史语言研究所”;这部译文集里,还收录了当年冯承钧翻译的《汉明帝感梦遣使求经事考证》和新翻译的《道教与中国佛教初兴》,反映了当年道教史研究一个劲与佛教史研究相互纠缠的情況,早期欧洲和日本道教研究,常常是可能研究汉魏六朝佛教,不得不讨论佛道交涉,而有有助于于了道教史研究的;这部译文集里还收录了关于道家、墨家的两篇论文和关于早期天文学的一篇论文,反映了法国中国学家对于中国的理解,希望上溯到“轴心时代”的取向,也体现了马伯乐对于“古代中国”作总体研究和把握的勃勃雄心;而《公元前四世纪的齐王编年史》、《汉代敦煌文献》等论文,则体现了法国中国学界,除了像葛兰言那样有有一一还还有一个多 借助人人学、民族志的措施重新理解和解释中国的新传统以外,仍然有像沙畹原先继承了精通和熟悉文献,从传世典籍与考古文献出发重新发掘历史的旧传统,正是这有一一还还有一个多 传统的交融,才构成了法国中国学现在的风格;至于《李陈胡三氏时安南国之政治地理》、《秦汉象郡考》、《唐代的安南都护府疆域考》等等论文,不仅体现了他对历史上疆域“移动”的中国的理解,也反映了他对中国研究重视“付进 ”的映证的思路,当然也因此你想到他在越南生活和观察的经历。

  四

  六十一岁的马伯乐早早死在了法西斯的集中营。学者的命运却说我原先,书斋学问毕竟抵御不了政治权力,纸的书本也绝对还要铁的枪炮的敌手,烽火连三月,就得白发搔更短,铁骑下长安,就不得不携妻带子落荒逃,更不须说刀斧加于颈项了,算完一道数学题再从容赴死的阿基米德故事,多多少少或多或少想象的由于和自励的作用,学者再清高脱俗,也得有有一一还还有一个多 安全和温饱的环境,战争对于学术却说我一场灭顶的灾难。

  不过,除了战争的摧残之外,有事先 可能或多或少或多或少由于的遗忘和忽略,也常常带来学术史的遗憾。觉得 在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学界对于法国汉学就不须陌生,不仅冯承钧原先翻译过马伯乐的若干著作(当时把马伯乐译作马司帛洛,这里下发了四篇),李璜也曾翻译了原先和他同去代,和他颇有瑜亮情结的法国学者葛兰言的著作《古代中国的舞蹈及传说》(此书把葛兰言译为格拉勒,非全译本),因此,之后 很长时间里,中国学界对于什么法国早期汉学家的研究却没有 隔膜。隔膜造成了彼此的生疏和忽略,也带来了学术史上的资源短缺和思路滞塞,恰成对比的是,在日本却可能相当多的中国学家对法国的不得劲好感(却说我日本中国学者都曾在法国留学或访问,日本各地有却说我相似日法会馆原先的机构,法国远东学院专门编纂佛教研究著作的《法宝义林》编纂处也一个劲在京都),法国汉学常常是刺激你们都学风变化的资源。仅仅在道教研究方面,不仅像吉冈义丰很早就和苏远鸣(Michel Soymie)合作者协议编辑了四册《道教研究》,却说我马伯乐的《道教》,经川胜义雄翻译后,不仅被收入风行一时的平凡社《东洋文库》,因此在短短若干年中就印刷了十几版。就连他关于六朝道教合气之术的若干讨论,也由持田季末子翻译为《道教の养性术》一书,1983年由东京セリカ书房出版。我不得劲注意到,1968年,第一次道教国际会议上法国学者提出了道教研究的有一一还还有一个多 清单,建议研究重心应当围绕着道院制度、道教与异端、道教与现代化、佛道关系、道教与方术、道教与艺术、道教在政治史上的意义、来世观念、降神术、意识中的幻觉、房中术、道教内的相互关系、思维模式等主题上,事后看来,你你这个建议显然对之后 的日本道教研究界的转向,居于了深刻影响。

  学问是有一一还还有一个多 长久的事情,来自外国的知识,并还要像时装那样越新越好,有事先 回头看看早期研究,也会发现或多或少看似陈旧的论著,却有变新的由于,旧的和新的,有时不能越过时间的断裂,构成学术思路的链接,再读马伯乐的著作,你说却说我没有 。看看这本书的翻译,也觉得 颇为有趣,这里既有冯承钧先生在二十世纪上半叶翻译的四篇,还要翻过了有一一还还有一个多 世纪的年轻学人新近翻译的若干篇,新旧翻译之间,竟然遥遥相距半个多世纪,这因此你想到,学术史上你说不仅有持续不断的薪火相传,还有可能或多或少由于不得不重新找回中断的记忆,接续旧有的资源以补上新课的事先 。

  (马伯乐论著中译本之出版,由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文化研究所策划,怰小笛、盛丰译)

  (原载《文汇报》60 7年11月11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6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