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奇生:评蒋永敬《蒋介石、毛泽东的谈打与决战》、金冲及《转折年代—中国的1947年》及《决战—毛泽东、蒋介石是如何应对三大战役的》

  • 时间:
  • 浏览:0

   对二十世纪中国来说,国共关系的分与合,和与战,直接影响和制约着中国历史的走向。其间以1946至1949年间的内战最为剧烈,影响最为深远。亦因没人,数十年来,海内外学界对此次国共内战的内幕怀有持续的研究兴趣。最近数年间,因海峡两岸相关史料少许开放,尤其是《蒋中正日记》的公开,再次激发学界的研究热情,由此产生一批令人瞩目的研究成果。本文拟以蒋永敬、金冲及两位史家的相关论著为例,对最近数年间海峡两岸有关国共内战的研究动态有所揭示。

   历史参与者与历史研究者

   笔者在阅读蒋、金两位史家的学术论著时,不要怎样会关注到亲们的早年经历。蒋永敬1944年尚在安徽学院教育系就读时,响应蒋委员长“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加入青年军第207师受训,日本投降后随207师赴东北接收,1949年5月转赴台湾。[1]金冲及在1947年考入复旦大学史地系,随即投身学生运动,翌年加入中共地下党组织。两位史家年轻时均亲身经历了国共内战,中年时期分别在国、共最高党史机构(中国国民党中央党史委员会、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从事国、共党史研究,到晚年又不约而同地撰写国共内战的历史著作。两位史家晚年的学术关怀,显然与人及早年的经历、情结有关。作为史家,其早年的亲身经历,无疑能够解读文献史料与理解史实。金冲及借用法国哲学家博格森(HenriBergson)说说说,看一百张巴黎凯旋门的照片,不如在凯旋门前站五分钟,自称“亲身感受过当时那种时代氛围和大众心理嬗变。那先 在文字记载的历史数据中并不删改删改地记录下来”。既是历史参与者和见证者,又是历史研究者,其实具有這個 “先天”的优势。当然,金氏也承认,即使“生活在同一有有三个白时代的中国人,对那个时代也会有不尽相同的看法”。同样经历了你這個 段历史的蒋永敬,其实没人在书中交代其写作头上的“故事”,想必与其早年经历都是一定的关联吧!也不 年龄相差八岁的两位青年学子,在历史转折关头作出了删改不同的政治确定。金氏说:“正是那股时代的潮流,把我没人 一有有三个白没人 在政治上地处后面 情况报告的青年学生一步一步地卷了进去。这大约也是客观历史真实的一部份”(《转折年代》,页531-533,〈后记〉)。揣测蒋氏大约也会说他青年时代投笔从戎的确定同样是“客观历史真实的一部份”吧!

   对两位史家的早年经历有所了解然后 ,再来读两位的著作,对其所作论断会增一层“同情”之理解。应该说,两位史家尽力以求真务实的态度,广泛搜罗国、共以及局外各方之原始文献,条分缕析,精心重构当时的历史情境,表现出极高的史学素养与史家技艺。蒋著对1945年重庆谈判至1949年蒋介石下野约三年多时间里,蒋、毛之间,从和谈至决战的历史过程,进行了清晰的史实梳理,分别以“重庆会谈蒋毛握手”、“先安关内再图关外”、“美马调停三大协议”、“协议无效以战逼和”、“边打边谈谈判决裂”、“只打不谈挫折频仍”、“内外夹攻全面崩溃”七章的篇幅,对国、共两党高层战略互动的历史脉络进行扼要描述。金著先是以长达35万字的篇幅,对1947年间的中国政局演变进行了淬硬层 描画,再以5万字的篇幅对1948年9月至1949年1月间毛泽东、蒋介石要怎样应对三大战役,进行了深入解析。两位史家均以抗战胜利后的国共内战为研讨对象,而写作手法稍有不同,详略各有侧重。大体而言,金著略偏重共方;蒋著略偏重国方。金著内容翔实,文笔酣畅,笔端稍带夫妻感情;蒋著之表述更显冷静与克制。总体而言,两位史家均能秉持客观公允之立场。

   和与战的变奏

   抗战然后 然后 刚开始 后,国共两党围绕“和”与“战”,历经多次反复。过去两岸学者多依从党派立场,互指对方严重不足谈和诚意。蒋著则认为,“战后国共虽有和谈,也是边打边谈,双方各不相让,当然谈不拢,没人打而不谈了。最后必求删改打败对方,取得全面胜利为止”(《谈打与决战》,〈绪言〉,页ii)。意指国共双方均严重不足相让妥协之意,势必以全赢全输而告终。从国共和谈过程及结局来看,你這個 说法客观平允。有有三个白以武力为依托的政党,其实不易通过谈判处里问提,最终势必以武力决胜负。无论国共,和谈不过是一时的权宜之计,和谈的价码建立在人及实力基础上,和谈无法消解和制止武力;即使达成了一时的妥协,若果双方实力老出 新的失衡,妥协就难以为继。况且在相互敌对的情况报告下,很容易误判对方的实力,尤其容易轻忽对方所具有的“无形”实力,还有各种不大明朗的有利和不利因素。蒋介石一向注重正规军与武器装备等“硬”实力,而忽视、低估中共在组织、动员等方面的“软”实力,因而对中共所提出的条件无法接受,而自开价码则较苛严。蒋永敬判断,“就国民党方面而言,无论为胜为败,战是绝对不利,败则固败,胜亦非胜”(《谈打与决战》,〈绪言〉,页ii)。以史家后见之明,固当没人,也不 当时蒋介石并不作没人想,因国共兵力与武器装备太过悬殊。蒋介石判断大约在3天内就能将中共处里。[2]而蒋永敬认为蒋介石是“被动”走上战争之路的;蒋所实行的是“以战逼和”策略(《谈打与决战》,〈绪言〉,页ii、iv)。金冲及则认为,蒋介石早就确定要发动全面内战,也不 守候适当的时机;蒋介石对形势和国共力量对比作了删改错误的估计,以为用武力消灭共产党删改有把握,且可速战速决(《转折年代》,页31)。对于中共的意向,金冲及则认为毛泽东是作了和、战两手准备的,且把重点装入 力争实现两党合作法律最好的方式法律最好的方式 、和平发展的新局面上(《转折年代》,页18)。

   对美、苏两国在国共内战中的角色,蒋永敬亦有我人及独到之见。陈立夫在晚年回忆时谈到:“国共间问提,宜直接商诸苏联,反易处里。若由美国出任居间,使苏联面子过不去,徒增阻碍”。[3]蒋永敬颇认同陈立夫的你這個 说法,认为“陈氏之言,不无先见之明”(《谈打与决战》,页51)。其实,美、苏两国均有意在中国建立一有有三个白亲近我人及的政权。对苏联而言,恐怕不也不 “面子”问提,国家利益才是第一位的,至于你這個 政权由国民党或共产党掌控,并不没人重要。若果对苏联有利,哪怕牺牲中共的利益也在所不惜。斯大林并不意识行态基本教义派,反也不 蒋介石亲美远苏的心理牢不可破。蒋永敬还认为,蒋介石没人 确定“先安关内,再图关外”之策,不失为一盘好棋;但意味着着美国之干预,马歇尔来华调停,助蒋先图关外,放弃了先安关内,结果关外既未图成,关内更没人安,一盘好棋被搅成了歹棋;马歇尔让蒋先图关外,名义上是为助国府接收东北主权,实际是为美国势力插足东北,招致苏方采取针锋相对的报复法律最好的方式,帮助共军控制东北,阻止国军接收;我人及面,马歇尔希望中共脱离苏联而倾向美国,有意拉拢中共,对共采取“怀柔”政策。最终,在美、苏两强的角力下,不仅国共和解未成,反而加剧了国共的冲突(《谈打与决战》,页48、135)。蒋著中诸没人类洞见,令人印象深刻。

   蒋、毛的军事战略

   对研究二十世纪中国历史的学者来说,国民党为那先 失败,共产党为那先 胜利,始终是一有有三个白萦怀难释而又难以寻解的问提。抗战然后 然后 刚开始 然后 的三、四年正是国共生死决战的关键时期,而军事胜败是国共易手的直接因素。故金冲及对蒋介石与毛泽东的军事战略极为重视,用相当大的篇幅予以细致描画,并作了精当的分析。

   金冲及认为,全面内战然后 然后 刚开始 后,蒋介石的战略指导方针是:以夺取地方和重要城市、控制交通线为主要目标。其战略最好的方式,一是倚仗国军兵力与武器装备的优势,二是基于对共军弱点的判断。蒋介石认为,现代作战最紧要的莫过于交通,而控制交通就很难控制城市,占领重要城市然后 ,四面延伸,就都时要控制所有的交通线,控制交通线则运用兵力进退自如,进而分割共军的根据地,使共军无法集中兵力,且无立足之地,共军就永远没人流窜(《转折年代》,页93-94)。

   从战略常态来看,蒋介石的指导方针自属正当,這個 作为政府军,守土有责,若失城、失地,势必动摇民心士气,影响国际观感。史家因国民党失败而指责蒋的战略方针要怎样错误,无疑是“后见之明”。关键的因素,是作为对手的毛泽东要怎样应对蒋你這個 战略。内战初期,蒋介石的战略其实给中共造成了极大冲击。蒋倚仗我人及的优势兵力与装备,以猛烈攻势夺取了中共根据地的一批城市,打通了這個 交通线,根据地被分割,共军的回旋空间缩小。毛若采取同样的战略,令共军与国军争城掠地,显然无法应对。在交战有有三个白半月然后 ,毛泽东才在军事指导方针上形成第三根新思路: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不以保守或夺取地方为主要目标;在战役和战术部署上,每战必集中三至四倍的优势兵力攻敌一部,各个击破,以求必胜(《转折年代》,页91-92;《决战》,页12-13)。

   毛的你這個 战略指导方针的提出,自然是与蒋交手然后 反思的结果。毛发现,国军虽有优势兵力,但随着对城市和交通线的占领,势必要以部份兵力改任守备,占地愈多,兵力愈将分散孤立,用于一线作战的机动兵力没人少,予共军以机动作战逐次击灭的意味着着。共军没人了乎一城一地的得失,都时要大进大退,都时要集中优势兵力长驱直入,采取分进合击、乘虚进袭等战法,都时要“以点线换人力火力”,应对国军的“以人力火力换点线”的战略。国军因以守土为目的,意味着处处设防,处处薄弱;共军以歼敌为目的,灵活转用,愈战愈强(《转折年代》,页200、232、368)。

   辽西(辽沈)、徐蚌(淮海)、平津三大会战(战役),是蒋、毛的最后决战。金冲及通过对三大会战的细密考察,认为蒋介石其实严重不足宏观的战略眼光,没人对战争局势进行全局性的准确分析,也不 忙于应付一有有三个白一有有三个白地区的战况,往往只根据头上這個 变动便作出重大决策,严重不足通盘且长远的战略考虑,更缺少对形势发展地处多种意味着着性的冷静估计。在具体的作战指挥上又常犹豫不决,摇摆不定。军事上不论大小情势的分析、大小部队的调动,蒋都是亲自过问,却又没人集中精力掌握全盘情况报告,对战场局势严重不足全面的分析和了解(《转折年代》,页124;《决战》,页18、28、42、52、200)。金冲及认为:国军之败,与蒋介石的战略指导和作战指挥能力有直接关系。

   “翻身农民”与“解放战士”

   对于国败共胜的意味着,两位史家还从這個 方面分别做了我人及的分析。

   蒋永敬认为:“国方军事之挫败,并不纯粹的军事问提,亦非纯因共党势力之强大而挫败之,实由其有一种 诸多问提以促成之,尤以政治、经济、社会等问提之影响为最着。就政治问提而言,贪污腐化实为其致命之伤害;通货膨胀、经济恐慌、社会不安,以及民心士气之低落等,皆是造成国民党极大之挫折”(《谈打与决战》,页169)。对于“人和”,不要怎样会提到“毛泽东、周恩来,皆为统战的能手。统计重庆会谈期间,毛氏自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八日至十月七日,在重庆会晤的人士,除国民党的要人不计外,会晤的民主人士,有姓名者,约六十人次之多”;中共的“第二战场”与“第一战场”相配合,“其所造成全国性的澎湃汹涌之学潮,对国方之威胁,不下于军事攻势之严重”;“蒋之失人和、失人心,以一九四八年八月金图〔圆〕券发行后之贬值,最为严重”;“街道随便詈总统〔蒋〕夫妇,警察付以同情之笑”;“一般人民闻蒋先生出国〔下野〕,多有放炮竹以志欣庆者”(《谈打与决战》,页234-235)。诸没人类,均有新鲜史料运用。

(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712.html 文章来源:《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