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美国医改:在争斗中寻求共识

  • 时间:
  • 浏览:0

  3月2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表态了医疗保险改革法案,民主党人努力多年的全面医改目标终于将实现。

  目前,全美约41500万人这么医保,新近通过的医改方案将使其中3150万人获保,从而使美国的医疗保险覆盖率从85%升至95%,美国朝着全民医保迈出了一大步。国内媒体的报道说,这么医保的美国人是医改的最大"受益者"。

  "受益者"?这是肤浅的思维措施 说出的典型的中国式宣传语言。可能性习惯于也不 的思维措施 ,所以大多数研究美国的中国专家都无法正确地理解美国的行为逻辑;可能性使用也不 的语言,所以媒体关于美国的报道差很多都不 张冠李戴。

  共和党人:奥巴马方案破坏了美国价值观

  事实上,在美国,所以人认为,由政府强制建立医疗保险并都不 某种要能给民众带来好处的事情。据盖洛普的最新民调结果,在美国普通民众中,医改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分别占45%和48%。

  反对的理由某种部分地基于利益,但更多的人基于理念。一群人也不 说过,美国人对政府所做的一切事情都保持警惕,所以人甚至到了过分敏感的地步。有有哪些人当然无法容忍政府强制企业和民众参与保险,在所以人看来,医改方案实质上是"政府接管医疗体系","破坏美国价值观和阳活措施 "。所以人中所以人拒绝参加政府的医疗保险计划,所以人宁要自由,也不 要社会保险。

  这也是大多数共和党人反对奥巴马医改的理由。共和党人总是主张"小政府大市场",反对政府对市场很多干预,反对增加税收,当然反对扩大强制保险和社会福利。

  可不需要能了明白美国民众的意见分歧,才要能理解奥巴马的医改计划何以推动得这么艰难。自从1509年1月20日奥巴马入主白宫很久 ,奥巴马就将医疗改革作为任内最为重要的国内政治议题,甚至不惜为此推迟出外访问。奥巴马时要也不 做,可能性,他要实现此人 的医改理想,就时要在宽度分歧的意见中寻求共识。而辩论也不 获得共识的基本渠道。

  多层次的"争斗":民众、智库和媒体、国会

  这一 辩论是在多个层面上展开的。首先是在民众后边。不同民众有不同的意见,所以人可能性通过各种措施 在各个层面上直接参与政策辩论。可能性存在问题一句话表达的能力和可能性,民众总是会以行动的措施 表达此人 的立场和意见,比如游行、示威。

  其次,具有不同立场、获得不同群体民众支持的智库和媒体利用各种资源,表达每人个不同的立场、意见。所以人的意见表达可能性比较条理化、系统化了。不同立场、理念的智库、媒体之间展开激烈的辩论。这一 辩论既代表民众意见,又在聚合民众意见,甚至引导民众意见。有有哪些意见会对政治家产生直接影响,它们是沟通民众与政治家的管道。

  最后是政治审议机构中的辩论,也即国会中的辩论。可能性医改涉及每人个的利益,所以,国会所有议员都积极地投入其中表示支持可能性反对,可能性提出替代性方案。可能性所以人不也不 做,选民就会记下所以人的表现,在下次选举的很久 惩罚所以人。当然,有有哪些代表们基于此人 的政治理念,也会全力投入辩论中。

  国会内部的意见同样是宽度分歧的。也不 ,辩论在政治的所有层面上展开:两党内部展开辩论,寻找共识;参议院和众议院内部重要的委员会、以及全院分别展开辩论,寻找共识,提出每人个的医改法案草案。也不 ,两院又分别对对方提出的草案进行辩论,合并成为一有另四个统一的法案。回头过来,两院再分别就这一 统一的医改法案进行辩论,投票。即便这么,众议院于3月21日投票时,该方案也仅以219票对212票的微弱优势获得通过,此前,经过了长达近1一有另四个小时的辩论和投票。

  然而,经过奥巴马表态的医改法案就此即可生效吗?很多尽然。首先,医改方案要大规模展开时要大规模的预算支持。国会仍然会就此展开辩论。

  其次,美国十一有另四个州的首席检察官可能性表态,所以人将联合起诉联邦政府,可能性医改法案有违美国宪法。根据所以人的理解,联邦宪法这么授权任何政府规定每个公民时要购买医疗保险,不管是直接的还是以罚款相威胁。当然,法院算不算受理此案,尚难预料。但可不需要能 确信,该法案实施后,会有民众到法院起诉联邦政府,从而启动司法审查守护进程。各方难免仍然要对该法案的合法性、合理性继续进行辩论。

  公共政策的民主决策,辩论至关重要

  这也不 一有另四个典型的民主社会的决策过程。很冗杂,在中国的官员、专家、甚至普通民众看来很这么宽度。这么,美国人傻吗?当然都不 。美国人才最为世故洞明。所以人清楚地知道,政府的一有另四个措施 对民众究竟是好是坏,带来好处还是带来坏处,从来都不 显而易见的。国内所以专家、评论家总是盲目地为政府出台的所谓民生措施 欢呼,这才叫天真幼稚。可能性,有有哪些措施 实施的结果很可能性是侵害民生,赋予官员以更多寻租可能性。也不 的例证可能性非常之多。

  也不 ,美国人认为,政府要采取任何一项措施 ,哪怕是民生措施 ,时要通过公开辩论的守护进程民主地决策,要让民众广泛地参与。在代议制民主下,则是由所以人的代表进行最充分的辩论。可不需要能了通过负责任的辩论,政策的必要性才要能被建立在最稳固的基础上,政策的细节才要能被厘清。最关键的是,政策才要能是节制的。也不 的政策,即便可能性给所以人带来好处,但不至于对此人 造成直接而严重的损害。

  从美国艰难制定医改方案的过程可不需要能 得出也不 一有另四个命题:对于公共政策来说,辩论至关重要。

  所谓辩论,都不 领导首先发表"重要讲话"很久 的"热烈讨论"。在也不 的讨论中,发言者通常这么充分准备,而召开讨论会者也并没准备认真听取发言者在说有哪些。

  所谓辩论也都不 征求意见,哪怕是向全社会征求意见。公共政策也不 公众政策,它时也不 由公众制定的政策。当然,公众直接制定比较困难,那就该由所以人的代表来制定。要能做到这一 点,根本不时要征求有哪些意见。

  辩论时也不 公开的。每此人 的发言应当被记录下来,向全社会公开,让社会来判断他的说法算不算理性,让派出代表的民众可不需要能 看看此人 选出的代表算不算尽职。

  全程通过公开的、负责任的辩论而制定出来的政策才是公共政策。这么辩论的政策当然也算政策,但它这么资格获得"公共"政策的名号。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261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